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机关党建 >> 学习园地 >> 党课教案 >> 正文
怎样培育良好家风③:镜鉴腐败家风 严防废职亡家
【发布时间:2016-02-17】 【作者:记者 孟祥夫/来源:《 人民日报 》( 2016年02月02日 18 版)】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治国必先齐家。领导干部只有首先正身齐家,教好子女、管好家人,才能一心在公,用好权力、干好事业。
  然而,有的领导干部却不能摆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内在关系。一些落马的官员不仅没能“正身律己”,没有守住公权的边界,反而溺爱子女、纵容家人,任其将职权当特权,拿公权换私利。最终,正是万般溺爱的儿子将自己送进铁窗、情同手足的兄弟让自己身败名裂、患难与共的妻子让自己跌入深渊……在中纪委2015年发布的34份部级及以上领导干部纪律处分通报中,有21人违纪涉及亲属、家属。家风不正,其危害作用由此可见一斑。领导干部当以此为鉴,让好家风成为为官从政的“护身符”。

 

溺爱子女,权力成为“害人毒药”

 

作为社会的基本细胞、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庭教育对个人成长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乃至于留下终身烙印。处于启蒙阶段的孩子,父母的言行便是最好的教育和垂范,家风家教是孩子价值观养成的“第一粒扣子”。然而,现实生活中,有些领导干部非但没有为子女树立好榜样,反而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灌输“做人要学会走捷径”之类的错误思想,为日后走上权力寻租、权钱交易的不归路埋下祸患。
  【案例剖析】
  “骄奢淫逸,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父母对子女的爱,超出了一定的界限便是溺爱。从“老子办事、儿子收钱”到“父女齐上阵”,一桩桩腐败案件的背后,无不折射出领导干部对子女管教的缺位和家风的不正。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的落马,则为那些溺爱子女、家教不严的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
  法院判决书显示,在刘铁男案涉及的3558万余元财物中,通过儿子刘德成收受的达到3400余万元。而儿子的贪婪,则直接源自于父亲的言传身教。
  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我爸每次在路上都会跟我说,做人要学会走捷径。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深深地扎下了根。长大后的刘德成,脑海中全是父亲灌输的扭曲的金钱观、价值观、人生观,这也是他后来为何会利用父亲职务的影响力来大肆攫取金钱的原因所在。
  总希望有人“带带儿子”“多帮帮儿子”的刘铁男,给了绕其身边、深谙商场攻略的老板们突破口。浙江一民营企业董事长邱某是向其“进贡”最多的一位。为扩大PTA项目产能,邱某请刘铁男在审批上予以关照,刘铁男表示得按程序走。邱某问:“听说你儿子在国外留学?”刘铁男不失警觉:“你问这个干吗?”邱某说:“如果他回国了自己做生意,我们合作,我可以带带他。”刘铁男当时没表态,邱某回酒店不久,刘铁男就打来电话:“你说的事倒也可以考虑……”
  在“你情我愿”“你知我知”的自我麻痹中,刘铁男与老板们一拍即合。2006年,邱某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在杭州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并以虚假化纤贸易方式为刘德成获利825万余元……
  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疯狂的贪腐就会一泻千里。“如今觉得当时我们父子都错了,抛开以权谋私不说,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就错了,奋斗的原动力就错了,这也是我们父子犯罪的一个共同原因。”被关进冰冷的铁窗后,刘德成悔恨地说。
  从刘铁男的“带带儿子”,到河北省委原书记程维高以“是否帮助儿子”为提拔干部的标准,再到广东韶关市委原政法委书记叶树养以“留下2000万给儿子、2000万给女儿女婿”为人生目标,公权滥用的背后是价值观的扭曲和家风的不正。正是对子女的一味溺爱,让他们最终在丢了乌纱帽的同时也毁了家庭。
  【专家点评】
  中央党史研究室宣教局局长任贵祥:像刘铁男这样的落马官员,没有认识到父母对子女言传身教的重要作用。对子女过度的溺爱,终会害人害己。作为领导干部,不能被舐犊之情迷惑了双眼。真正疼爱子女,就应该涵养好家风,从小培育孩子正直的品质和出众的能力,让孩子经历摸爬滚打、砥砺成才。

 

纵容亲属,权力掉进“亲情陷阱”

 

“冰冷的手铐有我的一半,也有我妻子的一半”,早些年山东省供销社原主任矫智仁受审时说的一句话,如今已成为许多落马贪官的内心独白。在一些领导干部被查后,以其为中心形成的贪腐链条往往很快浮出水面,而链条上的关键环节则是家人亲属把守着。从“贪腐夫妻档”到“上阵亲兄弟”,虽然形式各异,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落马的官员不仅没用好手中的权力,还纵容亲属,为特权大开“绿灯”。不良的家风让领导干部废职毁家的同时,也让亲情蒙羞,平日笑脸相迎的亲人,在金钱的蛊惑下,露出了丑恶的一面。
   【案例剖析】
  江西德兴市委原书记何金铭,就是“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的代表人物。
  “亲爱的弟弟,最后在这里向你下跪、向你忏悔,你受苦了。我从来也没有害过任何人,却偏偏害了你,我自己的亲弟弟,若上苍给我机会,我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你、报答你、呵护你……”这是何金铭的哥哥何荣钦在狱中写给弟弟的一段话。
  在何金铭担任德兴市委书记期间,哥哥何荣钦利用弟弟的职务影响力,在德兴肆无忌惮地插手政府投资的工程建设项目,从中获取巨额利益。而何金铭,不仅对哥哥插手工程视而不见,自己也从中收受贿赂。变味的“亲情”,就像白蚁慢慢地啃噬着何金铭的纪律防线和最后的良知。
  对哥哥的纵容,最终让何金铭品尝到了亲情的苦涩一面。他因存在纵容亲属插手工程,收受贿赂249万元,生活作风腐化堕落等严重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5年4月,江西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
  此外,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原局长郑筱萸曾纵容妻儿借“顾问费”“分红”等名义,收取某制药公司财物292万元;广东东莞市委原副秘书长吴湛辉放任亲哥哥与表兄弟等亲属与管理对象合伙经商,并从中敛财,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不敬畏手中公权、对家人亲属纵容的领导干部,都最终难逃党纪国法的严惩。
  【专家点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要管好家人和亲属,领导干部必须强化家庭教育。领导干部在本人严守权力界限的同时,必须谨记,在对待家人上,严管才是厚爱。只有用好权力,管好家人,事业才能长久,家业才能长兴。

 

封妻荫子,权力沦为“升迁工具”

 

不少案件表明,“一人做官,全家沾光”的思想在一些干部脑海中根深蒂固,直到最后进了铁窗方知悔悟。还有的领导干部甚至肆意支配手中的权力,直接为家人亲属“加官晋爵”。这种“让权力牢牢攥在‘自己人’手中”的不正家风,最终只会落得废职毁家的可悲下场。
  【案例剖析】
  2014年8月底,云南省委原书记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一个多月后,其妻张慧清被撤销云南省政协常委、委员资格。据媒体报道,作为白恩培的第二任妻子,张慧清此前曾是招待所的一名服务员,在成为白恩培的妻子后,一步步登上了云南电网公司党组书记的宝座。
  而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则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或影响,为女儿、女婿在公务员录用和职务晋升方面谋取利益。2015年2月17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称,中纪委对许爱民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而就在一个月前,景德镇政协撤销了景德镇市财政局原副调研员杨燕萍、市政协原副县级干部许灿灿政协委员资格。杨燕萍、许灿灿分别为许爱民的妻子和女儿。2014年年底,许爱民的女婿、许灿灿的丈夫徐楷因涉嫌违规提拔和年龄履历造假被查,被免去鹰潭市团市委书记职务和政协委员资格。一家出了4个政协委员,又先后被撤销资格,一时在坊间引发热议。
  2015年10月16日,中纪委官网公布了广西南宁市委原书记余远辉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的消息。余远辉“严重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任用亲属担任秘书”是他涉嫌违纪违法活动中的一条。
  党员领导干部的家风,是党风廉政建设的“晴雨表”。领导干部如果家风不正,幻想着通过歪门邪道为家人谋取一官半职,到头来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专家点评】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身为领导干部,既要管住自己,又要管好亲人家属。领导干部之所以想着为家人加官晋爵,还是特权观念和不正家风在作祟,他们以为提拔了家人,就为自己留了后路,即使将来退了,仍有权力的庇护。实际上,这样做得不偿失,必然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