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机关党建 >> 学习园地 >> 党课教案 >> 正文
怎样培育良好家风②:传承好家风 引领好作风
【发布时间:2016-01-26】 【作者:记者 孟祥夫/来源:《 人民日报 》( 2016年01月26日 18 版)】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古人云:“察德泽之浅深,可以知门祚之久暂。”家风的重要作用由此可见一斑。对领导干部来说,家风不是个人小事、家庭私事,而是直接影响党风、政风、民风好坏的一件大事。正所谓家风正则行得正,家风淳则风气淳。
  在我们党走过的光辉历程中,涌现了一批把公与私、情与法、利与义划得清楚、想得明白的“本分人”,他们遵规守纪、从严治家、勤政爱民,把伟大的人格、醇厚的家风留给后人,深受百姓称颂和缅怀。在全面从严治党深入推进的今天,这些浸润着党的宗旨和优良传统的好家风犹如一件件“传家宝”,为广大党员干部树立了典范,为改进党风政风、落实从严治党提供了有力“抓手”。

 

公私分明  不为家人谋私利

 

公是公,私是私,只有公私分明,才能坦荡做人。焦裕禄、谷文昌等党的先锋模范把公私划得清楚,将公家的东西看作无论如何不可触碰的“禁区”;他们严待家人,无论什么时候从不为谋取私利打开“方便”之门。靠着对自己和家人的严苛,有时甚至于“不近人情”的要求和约束,他们守住了党员该有的底色和本分,真正做到了公权为公、公权为民。
  【家风故事】
  手握公权,只一心为民,从不私用,从不让家人沾权力的光,不用公权为家人换取任何好处,这对领导干部来说是极为难得、尤为可贵的。然而,焦裕禄、谷文昌等共产党人却做到了,而且坚持了一辈子。
  焦裕禄对子女要求极为严格,从不给子女“特殊关照”。三女儿焦守云在回忆中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当年大姐毕业以后要工作,母亲就问父亲怎么安排,父亲说,一个选择是在机关打扫厕所,一个选择是去咸菜厂当工人。”母亲听了很高兴,觉得当工人很不错。没想到焦裕禄竟要求女儿不但要在咸菜厂干活,还要挑着担子在大街上卖咸菜。“当年大姐是一个大姑娘,脸皮薄,父亲又是县委书记,怎么也想不通。”僵持了很久,焦裕禄说,那我和你一起卖咸菜。“这样才做通了大姐的思想工作。”
  在焦裕禄的影响下,妻子徐俊雅也对子女严加管教。兰考刚兴装电话的时候,在乡里工作的儿子跃进兴冲冲地也打算在家安一个,没想到徐俊雅坚决不同意:“你装个电话,是不是打算在家遥控办公呢?一乡之长你不走村串户,怎么了解群众的想法和困难?”最小的儿子保钢参加工作的时候,徐俊雅坚决让儿子到汽车修理厂当临时工……桩桩件件,折射出焦家的清正家风。
  “要靠自己的本事吃饭”是谷文昌对子女的一贯要求,他的5个子女在工作、生活上没有得到过任何“特殊照顾”,哪怕是政策允许的事,谷文昌也不替子女“争取”。
  1976年,谷文昌的小儿子谷豫东高中毕业,最大的愿望是到工厂当一名工人。当时谷文昌夫妇已经是花甲之年,按照政策可以留一个子女在身边工作。谷豫东向时任地区革委会副主任的谷文昌提出留在父母身边,谷文昌沉默许久,还是劝他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谷文昌说:“我是领导干部,不能向组织开口给自己孩子安排工作,不然以后工作怎么做呢?”
  而谷文昌的女儿谷哲慧从一名临时工到转正则花了15年的时间。1963年,谷哲慧高中毕业进了县财政科当临时工。她人很老实,穿着打补丁的裤子,能吃苦,下乡就睡地铺,旁人根本看不出这是县委书记的女儿。1964年,谷文昌调任福建林业厅副厅长,有关部门提出要将谷哲慧转为正式工,随谷文昌一起去省城。谷文昌坚决不同意,他说:“组织上调的是我,不是我女儿。”此后,谷哲慧还有多次机会转正,都被谷文昌“叫停”,直到1979年才转正。
  谷文昌对子女要求严格,对妻子同样如此。谷文昌的爱人史英萍是一名南下干部,新中国成立初和谷文昌一起来到东山,当时是县民政科科长,1952年转薪时定为行政18级,在此后30多年的工作中,她的职务、工资级别都没有提升过。
  谷文昌对自己和家人异常严格的家风,在有些人看来显得“不近人情”,而正是如此,谷文昌在百姓心中树立了一座丰碑。
  【专家点评】
  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党的领导干部疼爱子女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领导干部必须公私分明,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规逾矩。焦裕禄、谷文昌等党的先锋模范一生清正廉洁,严管家人,铸就了共产党员的高洁品行和卓异操守,培育了好的家风。当下,党的领导干部要有看齐意识,要学习典范,提升境界,涵养好家风。

 

清名在外  不为特权开“绿灯”

 

俗话说,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在人前人后留下好名声是不少领导干部的内心向往。然而,好名声不会不请自来,领导干部只有尽职恪守、一心为民,才会赢得清名。同时,领导干部还须随时看好手中的权,时时管好身边的人,莫让清名成恶名。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等先锋模范通过立规立戒,对家属在外言行严加管理和约束,从而培育好家风、锤炼好作风、留下好口碑。
  【家风故事】
  一次,焦裕禄的大儿子焦国庆为了看戏,告诉售票叔叔:“焦书记是我爸爸。”他没买票就进去了。焦裕禄知道后非常生气,当即把一家人叫来“训”了一顿,命令孩子立即把票钱如数送给戏院。接着,焦裕禄又建议县委起草了《干部十不准》的通知,不准任何干部搞特殊化,不准任何干部和他们的子弟“看白戏”。
  而谷文昌的儿子谷豫东也领教过父亲难得的一次发火。上高一时,父亲已经从下放地宁化回到龙溪地区任职。那时候物资匮乏,买啥都得凭票。高中男生,起哄买烟,有人怂恿豫东:“你爸不是官吗?他们有买烟指标。”谷豫东攥着凑起来的钱奔小卖部,“我爸是某某某,让我买包烟。”这招果然管用。谷文昌得知此事后,不仅狠狠地训斥了儿子,还领着他到小卖部向阿姨道歉,检讨自己没管教好。“爸爸认为,我打着他的旗号,就是有特权思想。”谷文昌向子女进一步明确了家规:不允许揩公家一点油,不允许沾父亲一点光。相反,为支持父亲更好开展工作,无论是正常的招工转正、提级升职,还是上学参军,谷家子弟一律“先人后己”。
  不让子女沾光,也不给亲戚开“绿灯”。一天,一位亲戚到地委机关找杨善洲:“大哥,你现在说话办事都管用,把我爱人、小孩从乡下调进城里吧!只求你这么一次。”杨善洲笑了:“唉,我这个共产党的干部可真不好当,办私事的都把我包围了……”他对这位亲戚说:“我手中是有权,但它是党和人民的,它只能老老实实用来办公事。”多少年来,杨善洲把后门关得紧紧的,他从没批过一张违背原则的条子,没打过一个“后门”电话。杨善洲锁定了权力的“阀门”,关闭欲望“禁区”,在平凡与简单中,赢得了百姓的敬仰。
  【专家点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只能为民办事,而不是身边人招摇撞骗、为非作歹的旗号,更不是亲属谋取好处、捞取油水的工具。领导干部在内严管家人,不为家人谋取私利;在外珍惜名声,不让亲属乱打旗号,这是他们对党规党纪的高度重视,是对手中权力的敬畏、对家人和百姓的高度负责。现在,有的领导干部一味放纵身边人靠着自己的名声谋私,从长远看,一定会损失很多,并最终被“拉下水”。只有强化家庭教育,管好身边人,涵养好家风,领导干部才能拥有清名,得到百姓支持。

 

泽荫后人  不让家风失传承

 

立下家规家训,用好家风培育子女好作风、塑造后人好品行,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诸如《颜氏家训》《朱子家训》等家规家训,虽历经千年依旧焕发光彩,为后人恪守和传承。党的优秀干部继承了我国传统文化之精髓,他们严立家规,培育好家风,留给后人无穷无尽的精神财富。正是简朴的生活,严格的家规,奠定了后人们坚实的人生基石。如今,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等共产党人“清白持家、简朴本分、为民奉献”的家风仍在当地干部群众中广为传颂。
  【家风故事】
  人格塑造家风,家风孕育人格。领导干部严于律己、清白为官、清正做人的品质和风范为后人树立了典范。
  焦裕禄临终前嘱托妻子道:“我死后,你会很难,但日子再苦再难也不要伸手向组织上要补助、要救济。”“你要把孩子们教育成为红色的革命接班人。”这是丈夫的遗训,也是焦家的家规。从32岁失去丈夫,拉扯着6个孩子、侍奉着两位老人,几十年里,徐俊雅始终坚守一条:符合老焦这两句话的事就做,不符合的“说出个天来也不行”。
  正是这样的坚守,让焦门家风历久弥新。有人劝徐俊雅:“时代变了。”她说:“心不能变。”几十年风雨沧桑,在她的心里,老焦是一面镜子;用这面镜子,她照着自己也照着儿女,决不许有丝毫偏差。她告诫孩子们:“你们做好了人家会说,看,这是焦裕禄的孩子;你们做不好,人家同样会指着你们脊梁骨说,看,那是焦裕禄的孩子!”“焦裕禄的家人,这个名号,我们全家要当得起,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当得起。”如今,焦家的第二代、第三代共有27人,第三代10个孩子中,有一半在打工或待业,谁也没有搞特殊化。
  而谷文昌的后人们也都深受他的影响,都把自己看作千千万万劳动人民中的一员,吃苦耐劳,生活简朴,真诚待人。
  谷文昌去世后,爱人史英萍便拆除了家中的电话,连同谷文昌的自行车,一并上交:“这是老谷交代的,活着因公使用,死后还给国家。”老谷走后,史英萍继续过着清贫的生活,省吃俭用之余热心公益。7年多时间里,她从微薄的离休金中挤出两万元资助了18位特困大学生。
  这么多年来,谷文昌的家人从来没有找过县委、县政府帮忙办事,县里多次邀请他们全家回东山走走看看,他们都婉拒了,每年清明节来给谷文昌扫墓,都是悄悄地来悄悄地走,从来没有让地方上提供方便。
  杨善洲在担任施甸县委书记时,就多次谢绝了组织的好意,没有将家人转为城镇户口。如今,大女儿仍在家务农,二女儿、三女儿分别是小学教师和烟草公司的普通员工。“现在,只要我想起爸爸,浮现在眼前的,就是矗立在他埋骨之地的那棵参天大树,他没有弯下腰,把妈妈和我们姐妹护卫在怀抱里,而是张开双臂,为老百姓遮风挡雨了一辈子。”女儿杨惠兰说。
  斯人已去,家风犹存。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等人留下的好家风代代相传,恪守家规的后人们,不伸手,不特殊,诚实劳动,自食其力,个个努力做一名好公民、好党员、好干部,在当地广受称赞。
  【专家点评】
  中央党校教授高中华:好的家风彰显着领导干部的责任、担当和厚爱。林则徐曾说:“子孙若如我,留钱做什么,贤而多财,则损其志;子孙不如我,留钱做什么,愚而多财,益增其过。”与其留给子孙后代金山银山,不如立下好的家风。家风带不走,代代永流传。焦裕禄、谷文昌、杨善洲等新时期的优秀共产党人以身作则,留下好家风,让家人靠着自己的本事吃饭,过得充实自在。如果8700多万党员都能树立好家风,就会在整个社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向上的力量,推动整个社会形成好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