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机关党建 >> 廉政广角 >> 廉政警钟 >> 正文
刘铁男案警示录——“两面”贪官难逃法律制裁
【发布时间:2014-12-14】 【作者:记者 姜 洁/来源:《 人民日报 》( 2014年12月11日 09 版)】 【阅读: 次】【关闭窗口】

 
  核心阅读
  12月10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案件宣判当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刘铁男案件警示录,回顾了刘铁男走上犯罪道路的全过程。
  

揭下“两面人生”的虚伪外壳

 

谈到自己,刘铁男坦承:“我有两面人生。” 在“正面人生”的词典里,写满了正义、廉洁、奉献,他与多数业务型领导干部一样,“玩命干工作”“每天除了睡觉就在办公室待着”,甚至“严格按程序办事”;但是,在个人利益至上的“负面人生”裹挟下,他“总觉得妻子受了委屈”“想多帮帮儿子”“担心自己的晚年生活”,为填充个人欲望,他表现出狡黠、贪婪的一面。相比之下,他所谓的“正面人生”不过是一层虚伪的外壳。
  刘铁男挖掘了深刻影响他价值观的根源:“我从小苦日子过怕了,内心对富裕生活有向往,虚荣心强,好面子,这是所犯错误的一个重要思想根源。”
  1954年10月,刘铁男出生在北京一个工人家庭。他姐弟多,父亲原本工资不高,还要接济老家的兄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这种苦日子一方面激励他严格要求自己、积极上进,使他产生了强烈的忧患意识和拼搏精神;另一方面,在他内心深处,有着过富裕生活的欲望。特别是上初中时,一次迎接外宾活动深深地刺痛了他。“当时我们在长安街列队迎宾,开始我作为学生干部站在第一排,但外交礼仪人员检查时,因我穿着带补丁的白汗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我调到最后一排。”刘铁男说,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觉得穷就没人看得起,就会被人轻易伤害,就没有地位,就没有尊严,虚荣、好面子的思想开始在他内心深处滋生,这些错误的价值观一直像影子似的跟着他,并对他以后犯错误产生了深远影响。
  刘铁男还把自己错误的价值观当作成功经验传授给儿子刘德成。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刘铁男的教诲在儿子心中扎下了根,于是,随着刘铁男官越做越大,刘德成钱越挣越多。
  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既想保持坚持原则、清廉正直的形象,又在私下里放纵自己的欲望。“一心多用,颠倒梦想的日子让我活得很不真实,也很累,到头来毁了身体,害了自己,害了儿子,害了妻子,更给组织造成了恶劣影响。”刘铁男说。

 

“父子二人转”终难得逞

 

“攻城先攻心”,刘铁男最大的心病莫过于爱子刘德成的人生幸福。深谙商场攻略的老板们很快找到了刘铁男的这根软肋。听说刘德成去加拿大留学,一些民企老板就一路护送、鞍前马后。刘德成在加留学期间的求学、生活诸事,总有老板为其提供各种便利。刘德成回国后,各路人马又乐意“带着”刘德成做生意。
  在刘铁男受贿案中,浙江一民营企业董事长邱某是向其“进贡”最多的一位。2006年的一天,为扩大PTA项目产能,邱某通过关系介绍,来到刘铁男办公室,请其在审批上予以关照,刘铁男表示得按程序走。随后二人聊起家常。邱某问:“听说你儿子在国外留学?”刘铁男不失警觉:“你问这个干吗?”邱某说:“如果他回国了自己做生意,我们合作,我可以带带他。”刘铁男当时没表态,邱某回酒店不久,刘铁男就打来电话:“你说的事倒也可以考虑……”
  在“你情我愿”“你知我知”的自我麻痹中,刘铁男与老板们一拍即合。2006年,邱某出资100万元为刘德成在杭州注册成立一家公司,并以虚假化纤贸易方式为刘德成获利825万余元。
  2005年,北京一家汽车销售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某出资成立一家4S店,口头约定送给刘德成30%股份。2007年6月,刘德成向张某提出“退股”,张某先后向刘德成支付人民币共计1000万元,“回购”了刘德成持有的该4S店30%股份。
  ……
  中央纪委专案组人员剖析,刘铁男实际上是通过控制审批进度牟利,形成“拖—要—批”三部曲依次上演,完成权钱交易过程。在这一点上,刘铁男、私企老板、刘铁男之子心照不宣。
  为与儿子挣的钱“撇开关系”,刘铁男采取了“鸵鸟政策”——儿子生意上的事他一概不管、不问、不听、“不知道”,企图给日后逃避法律责任提供托词。刘铁男处心积虑演绎的这个“父子二人转”却没能让他的如意算盘得逞,最终他没能逃脱法律的制裁。

 

从源头上堵住腐败的漏洞

 

刘铁男腐败案的发生,折射出权力制约与监督的问题。而监督的缺位,又与现行行政管理体制下权力集中、审批事项多、自由裁量权大等问题密切相关。
  国家发改委在对刘铁男案进行剖析时,深刻指出了自身在权力运行和监督中存在的问题:权力行使不够公开透明,对外项目审批各个环节不公开、不透明,缺乏社会监督,对内科学民主决策发挥不够;监督乏力,缺乏有效平台和载体,监督脱离业务,游离于权力运行之外,且多以事后监督为主,仅看流程和形式难以发现项目审批背后的权钱交易。
  为此,国家发改委党组表示,要有针对性地健全制度、完善机制、改进作风,把廉政风险防控体系筑牢做扎实。驻国家发改委纪检组表示,将督促加强过程监管,实现项目审批、政府定价、债券发行、资源配置等行政审批事项的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刘铁男案还暴露出制度执行力不强的问题。包括《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在内的制度规定明令禁止党员领导干部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子女、配偶谋取利益。而如何将制度真正落到实处,防止其成为“稻草人”,仍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央纪委专案组人员认为,刘铁男案件同样对反腐败工作提出了新的考验。新形势下,腐败问题已由浅层次的本人直接受贿,转型为更深层次的利益冲突问题。专案组人员认为,发挥查办案件的震慑作用,要加大对非法所得和不正当利益的追缴力度,真正实现“让腐败分子政治上身败名裂,经济上倾家荡产,思想上追悔莫及”。
  刘铁男案件的查处,对当下正在深入推进的转变政府职能、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具有极强的启示意义。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形势下,随着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建设,反腐败体制机制的创新和完善,腐败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多地受到挤压。